【“家長作業”不簡單,家長稱得“拼爹娘”!】對於幼兒園和小學佈置的一些“家長作業”,不少家長認為是負擔。專家認為:“老師佈置作業,在完成時間上應由家長自行安排,不能硬性統一‘一刀切’。”
  近日,北京市出台相關規定:自今年5月30日起,各學校不得給學生家長佈置作業或讓學生家長代為評改作業。昨日,東方今報記者走訪鄭州部分學生家長、老師瞭解到,目前鄭州市不少幼兒園、小學也會給家長佈置各種家庭作業。對此,有些家長支持,有些喊累。
  □東方今報記者 劉羽/文
  首席記者 張曉冬/圖
  【現象】“家長作業”五花八門
  在鄭州市中原區某幼兒園上小班的毛毛,每天放學回家都會給媽媽陳女士一份A4紙打印的“作業單”。
  昨天,毛毛在回家路上格外高興,她告訴媽媽:“今天老師讓我給你佈置一項作業。”
  回到家,陳女士接到“任務”:請家長耐心聽完寶貝給你講的故事,然後用A4紙記錄下內容,要求手寫,字數不限。
  陳女士說,毛毛講故事只用了一分多鐘,而自己從回憶故事內容,到重組詞句,足足花了一個半小時。
  “孩子在幼兒園上三年了,作業幾乎都是我做的。”昨日,提起孩子的作業,於女士不停地抱怨。於女士的兒子奇奇在城區一所私立幼兒園上大班,她列出了自己做過的“家長作業”:做環保手袋、種綠色植物、寫宣傳海報、畫親子活動漫畫……
  “孩子上小學一年級,讓做一個會發電的花!”張先生說,這種作業根本就是為家長定製的,甚至家長做不了,還得聯繫其他孩子的家長,做作業也得“拼爹”、“拼娘”。
  【家長】
  “家長作業” 有人喊累有人支持
  梁女士說,女兒萌萌上幼兒園中班,前天,老師要求家長教孩子刺繡,並繡出成品。“刺繡?孩子姥姥都不會,我是去買了十字繡,自己在家琢磨的。做了四個多小時,換來老師一句‘做得挺好的’。”梁女士認為,老師在給學生或者家長佈置作業的時候,要考慮到實際情況,這種“作業”不僅給家長增加了負擔,而且孩子也學不到任何東西。
  楊女士的兒子小鑫在汝河路小學二年級就讀。她非常樂於完成老師佈置的“家長作業”。
  楊女士說,她最自豪的一次“家長作業”是製作的五一小長假“出行手冊”。當時老師要求家長為孩子製作一本安全出行的常識手冊,她就帶著小鑫去了洛陽,把出行的常識在旅行中告訴了兒子。
  游玩時拍了很多照片。“回來之後,我們把這些照片和出行小貼士彙集成冊。我覺得很有意義。”梁女士說。
  【老師】
  學校會留“親子作業”
  對於學校是否經常給家長留作業的問題,鄭州市啟元國際小學副校長劉詠梅說:“學校沒有給家長佈置獨自完成的家庭作業。大多數老師會根據課程和教學內容的不同,設計一些互動類的作業。這種由家長和孩子共同完成的作業,準確地來說,應該叫親子作業。”
  劉詠梅指出,根據“新課標”的要求,現在老師給學生佈置的作業,不只是書本作業,也會設計不同形式的作業。為了開闊學生的視野,老師會要求家長帶孩子出去旅游,回來寫篇文章等,這樣不僅可以增進學生與家長的情感交流,也有助於培養孩子的綜合能力。
  作業可以有
  不能太過分
  @代表月亮的反派角色:現在幼兒園小朋友的作業越來越過分了,居然要家長畫一個完整的連環畫故事。當然最後沒有煩到家長,而是苦了我這個阿姨,花了整整一上午時間才完成。真心好難!
  @chen子路:話說幼兒園的親子作業,還是有一點成就感的。著實讓我回憶了一把小的時候,最最喜歡的勞技手工課!
  @wind白雲:中國的家長苦啊!不但要成為手工達人,還要是寫作達人、辦公軟件達人。
  “家長作業”
  可有選擇地完成
  在採訪中,對於學校佈置的“家長作業”,家長們有的支持有的反對。國家一級心理咨詢師、教育學碩士餘曉瑜認為:“老師給家長佈置作業,如果定時定量,就會成為家長的負擔。‘家長作業’應該提供多種選擇,完成時間由家長自行安排,而不是硬性統一。”
  餘曉瑜說:“現在小學生、幼兒園學生的家長多是80後、90後,他們在忙工作的同時,可能會造成孩子父愛或者母愛的缺失。他們應該轉變一種思路,在做‘家長作業’的時候,主動引導孩子一起參與 ,將‘做作業’變成家庭互動的一種方式。”
  餘曉瑜建議家長根據家庭具體情況和個人能力,有選擇地完成這些作業,而不是為了完成任務去“做作業”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“家長作業”拼爹娘 要還是不要)
創作者介紹

戇豆

ws87wslz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